pcb打样,pcb多层板,高端HDI快板制造,华秋高多层快板厂(原华强PCB)

您的位置:主页 > 阻抗板 >

军旅人生丨马和帕丽:绽放在天山之上的“铁甲玫瑰”

发布日期:2022-04-23 17:02   来源:未知   阅读:

  •   马和帕丽,新疆军区某合成师宣传科干事,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从军9年来,她勤奋好学,精武强能,熟练掌握12种武器装备,并自学了坦克、装甲车驾驶和通信专业技能。先后被评为“全国巾帼建功标兵”、陆军“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标兵、“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和“全军优秀党务工作者”,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

      利落的短发,笔直的腰杆,爽朗的笑声,见到马和帕丽时,女军人特有的飒爽英姿让记者眼前一亮。从高校“学霸”到全师首位坦克女驾驶员、坦克连女主官,再到优秀机关干部,马和帕丽以勇毅坚强的性格,在绿色军营中绽放最美的青春芳华。谈起自己的成长经历,马和帕丽笑着说,自己能成为军人也算是一个奇迹,因为她出生刚10个月,就被医生诊断患有佝偻病、鸡胸和败血症。

      马和帕丽:从我记事起,有一种药我一直在服用,没有间断过。我父母告诉我,我被确诊得了佝偻病、鸡胸以后,要做骨穿刺,因为当时我年纪太小,我只有蜷缩成一个圈后,才能看到脊柱在哪里,才能做脊柱骨穿刺。为了治病,我的血全部换了一遍,有的脚趾头的指甲盖都脱落了。

      从小与病魔的艰苦抗争,让马和帕丽远比同龄人要成熟和坚韧。在治病的十几年时间里,要强的马和帕丽学习成绩一直遥遥领先。2010年,她高分考上西南民族大学。大学毕业后,马和帕丽怀着对军营的美好憧憬,参军入伍成为南疆军区部队的一名戍边战士。

      马和帕丽:四年的大学课程我用三年就读完了,提前一年毕业。当时我正在家休息,新疆昌吉军分区发布了征兵信息,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入伍了。结束新训下连后,我成了一名通信兵,主要工作是负责接电话。这项工作确实很枯燥,跟自己的梦想差距比较大,但是我始终秉持“干一行爱一行”的信念,当我真正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时,收获还是很大的。

      “干一行爱一行,把工作做到极致!”是马和帕丽当兵之初对自己提出的要求,在此后的岁月中她一直在身体力行——新兵训练她被评为“最佳新兵”;下连后成为训练尖子、获评优秀士兵,因表现出色提了干;到军校学习期间荣立三等功,毕业时成绩优秀的她主动申请到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开始了新的征程。

      马和帕丽:一方面是源于我对边疆的热爱,另一方面是因为装甲部队比较吸引我,我就选择第二次戍疆,成了一名通信连的排长,也很有幸能够接触到装甲指挥车。虽然之前没有女兵或者女干部来到坦克连队的先例,但我铆足了一股劲,组织把我放到了这个岗位上,我就肯定要把工作给干好。

      2018年2月,马和帕丽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8月被任命为坦克五连指导员。面对坦克连里清一色的男兵,马和帕丽深知,作为一名女干部,要想带好这支连队,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实力说话,必须懂专业、会指挥,她下决心一定要学会开坦克。

      马和帕丽:我学开坦克的时候,也听到过一些质疑的声音,我也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行。刚开始驾驶坦克的时候还算轻松,二挡和三挡很顺畅地就能挂上,但是因为我力气比较小,两圈开下来,我必须要用双手挂挡,基本上出车一下午回来,浑身又酸又痛。

      为了征服铁甲战车,当好坦克连主官,马和帕丽开启了她的突击之旅。坦克驾驶训练,从找不到启动按钮,到以满分成绩完成限制路考核,她的手上长满了老茧;坦克通信训练,从记不清频率,到基础通信综合练习课目成绩优秀,仅用短短2个月,马和帕丽就捧回了坦克驾驶和通信专业证书,成为了全师第一个坦克女驾驶员。

      马和帕丽:我一遍又一遍地跟车摸索,摔打磨炼自己。因为车内空间狭小,挂挡时会来回磕碰,我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而且坦克在高速行进中遇到坑洼路段,会突然一颠,我的头就会磕碰出一个包,这都是很经常的事。

      马和帕丽:可能就是在障碍场的考试。我们团装甲训练场的坡度已经达到了坦克通过的极限。驾驶员想要在极限坡度、时间有限的情况下连续通过障碍物,就要精确掌控通过这个障碍物时的车速是多少、转速是多少,必须一遍又一遍地练习,最终达到不用看车速及转速表,凭感觉就能通过。

      马和帕丽:对,开始是看老驾驶员驾驶坦克通过障碍物的时候,车速达到多少、转速达到多少、车的角度是多少……把这些都用本子记下来。自己再进行实车操作,一遍遍地通过。夏天时,坦克驾驶室的温度可以达到50℃,我们训练一天下来,身上和脸上全都是泥。

      马和帕丽:那时候,我已经成为一名指导员了,这必然是需要付出的一个过程,也是我走近官兵、融入官兵,和官兵一起训练,让他们认识我的过程。我在这个过程中实实在在做出来的成绩,也是以后开展政治教育时能够让官兵信服我的基础。

      马和帕丽:第一关是生活关,第二关是训练关。所有官兵一起去驻训的时候,因为整个训练场就只有我一个女的,我怎样打破性别的壁垒,和一群男兵在大戈壁上驻训,衣食住行各方面都面临挑战。我们的战士也是很配合的,在生活方面对我很照顾,不存在什么问题,只是一个适应、调试、相互磨合的过程。

      记者:你觉得他们对你的认同,是因为你是一位女干部,是男兵对女兵比较照顾,还是因为你确实在工作方法上有自己独到的地方?

      马和帕丽:在我看来,他们真的是把我当成一个女同志在照顾,再加上我也想了很多办法来开展工作,这是一个相互的过程。我来了以后,建了荣誉墙,从1楼到3楼进行了体系化的设计,创新性地给我们连队搜集、制作故事集,以此加强文化氛围建设。此外,我们还和友邻单位加强互动,比如在周末组织文体比赛,互学共促,极大地丰富了大家的生活。在平时关心爱护好战士,融入他们,进一步地打动他们、引领他们。

      记者:你哪一年离开的这个连队呢?你离开的时候,战友们对你表现出怎样的感情?

      马和帕丽:2020年4月,我离开的时候,有一位老班长给我送了一个养生壶,他让我照顾好自己,我很感动;还有的官兵发了很长的信息给我,大概意思是说,我对他们确实是真心地付出,向我表达了不舍的同时,也祝我在新的岗位上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马和帕丽:开展一切工作的基础是你要和官兵有真感情,要跟官兵在一起,融入官兵,了解官兵到底在想什么,才能更好地推动练兵备战。要尊重基层战士的首创精神,他们是部队建设的主体,是部队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是战斗力的巨大源泉。只有官兵满意了,我们开展的工作才有效。

      说到为官兵服务,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马和帕丽这几年围绕官兵急难愁盼的问题积极履职尽责、“代言发声”。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她就“军营文化如何服务练兵备战、怎样满足高原官兵文化需求”等问题提出了建议。

      马和帕丽:高原和平原相比,文化工作不能只满足于常规的文体活动,要注重疏解官兵的日常压力,更好地激发官兵的血性胆气来服务练兵备战。我这几年关注基层官兵群体,提了“加强基层人才队伍建设和保留”的意见建议,被全国人大采纳了。去年军队就出台了很好的“延期服役”政策,包括现在更加重视对高级军士的人才培养工作,名额也越来越多了。自己的建议能够推动这些政策的落地,我觉得很有收获。

      “愿做一朵冰雪之花,纵使寒风凛冽,也要绽放自己的美丽。”这位哈萨克族姑娘,正像她名字马和帕丽的寓意一样:开在天山之上永不凋谢的花朵,象征着坚毅顽强。无论在哪个岗位上,她都满怀希望,向着理想之光、为着强军事业不断向前。